房绵亘蜿蜒的意思东儿子欠债强锁大门 租户孩子高烧因延误治疗死亡

  • 时间:
  • 浏览:58
“因为房东儿子欠债,结果租户的孩子受到牵连,最后死了!”近日,王先生向导报记者反映,在枋湖路一幢出租楼里,一发高烧的男婴因被反锁楼内,延误治疗最终死亡。  昨日,导报记者找到了死亡男婴的家人,他们接受了采访,证实确有此事。不过,让家属难过的是,孩子已经丧生,他们却不知该向谁问责。男婴发高烧 大门却被锁住  “我唯一的孙子,本来可以活下来,却被他们的三把锁给害死了!”奶奶艾女士说,孙子丧生时只有8个月大,平时都是她带,跟她感情最深。孩子死后,她天天流泪失眠,眼泪都快哭干了。“事情原本是可以避免的。”艾女士说,孙子丧生前,找房东儿子讨债的人已多次上门,多次将出租楼反锁。但是,房东却没有想办法解决,反而任由事态发展,最终酿成悲剧。  艾女士听说,房东的儿子欠下债务,已经“失联”了。事发前,有四五个青年已经来过多次,他们的衣服上都写着“欠债不还”,还在屋外墙上写大红字要求还债。但是,由于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就没有人在意。  直到9月3日早晨,反锁终于酿成大祸。当天,艾女士孙子突发高烧,早晨6点多她赶紧叫醒儿子小宋,让他送孩子去医院。  但是,一家人急匆匆收拾完毕,下楼后却发现一楼大门被三把大铁锁反锁了,根本出不去。向房东求助 只是让“等一等”  这幢出租楼里,一共住着好几十户租户。这些租户,都必须从同一个大门出去。  艾女士说,当时被困在楼里的,除了他们一家人,还有不少要出门上班的上班族。也有租户尝试着要撬开反锁大门的铁锁。但是,三把大锁全是锁摩托车的铁链锁,一般人根本撬不开。  发现大门被锁后,艾女士和宋先生急得上蹿下跳,这时孩子似乎越来越难受,哭声也越来越响亮。  租户们撬不开锁,只好给房东打电话。房东接了电话,让他们“等一等”。  这个时候,艾女士看见讨债的人就在门外,立即大声呼喊,央求讨债人帮忙开门。  艾女士一边哭着求开锁,一边也警告说,如果不马上开锁,孩子出了意外,责任谁也担不起。但是,讨债的人并不承认大门是他们锁的,反而让艾女士自己“找房东”。破门而出 但没能救回孙子  无奈之下,孩子的父亲只好拨打120。很快,120急救车到了路口,但是,急救人员因对路况不熟找不到出租楼。艾女士只好恳求出租楼外的济宁市网上车管所围观者帮忙去路口接急救车。  刚开始,没有人回应她。艾女士急了,只好跪下来求助,最终有人帮她到路口接车,将急救车带到出租楼外。  急救车到了楼外,大门被锁,孩子还是上不了车。艾女士发现,孩子哭声越来越小了。这时,她自己也急哭了。  一直苦等了近3个小时,最终,楼外有人拿电焊,割开了三把铁锁。一家人这才出了门,带着孩子上了急救车,去了附近的中医院。  到了医院,已是早上9点多。医院给孩子一检查,就说“太晚了,不行了”。艾女士不甘心,一直求医生“再给看看”,但是,孩子很快就停止了呼吸。  昨天,艾女士说,她想为死去的孙子讨个说法,但是,讨债人已不见踪影,而房东又不愿承担责任。如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律师说法  锁门侵权,应该担责  孩子已经丧生,家属如何维权?对此,福建天象律师事务所徐长青律师说,反锁租户大门,直接危及居住人的出入自由和生命安全,属于严重侵权行为,即使是执法人员也不得擅自采用,因此无论是谁,锁门行为的策划者及实施者应承担主要侵权责任。  而且,凌晨反锁有多人居住房屋大门的行为,属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具有社会危害性,相关各方均可报警。  关于房东的责任和义务,徐长青认为,房东对第三人侵权一般不承担责任。但本案发生前,已发生债主上门索债的事件,承租人生活已经受到干扰,此时房东有义务采取合理措施(如报警等)。因此,如果房东知道债权人将采取危及承租人安全的措施而不作为,则房东存在过错并应承担部分责任。